为什么不能向日本人鞠躬?/钟健夫

来源: 童天一 2003-09-03 21:43:00 只看该作者 |阅读模式
为什么不能向日本人鞠躬?
  
  钟健夫
  
  这是我亲身经历的一个真实故事。
  2002年夏天,在广东中山小榄镇,在一间卡拉OK房里,我见到了一群日本人。他们男男女女,大约六七个,大部分都在三十岁以上。日本人来中山小榄,主要是因为商务关系。我到中山小榄,是受到镇里的邀请,为推广小榄的五金专业镇形象出谋划策。我的妻子与我同行。
  日本人先来了,我们后到。我没去过日本,跟日本人没有任何业务来往,仅仅因为副镇长工作太忙,同时要接待两批人,硬是将我们跟日本人扯在一起。副镇长不到三十岁,他向日本人介绍,我是中山大学的教授。
  有位白发的日本老者,听说我是中大的教授,立即来了劲,对我讲了几句日语,意思是说,他也是中山大学的教授,在中大授课多年了。我不懂日语,是他身边的一位中国人翻译的。
  这个翻译后来成为故事中的主角。
  老实说,我只是中山大学的兼职任教,主要是为EMBA学员讲授CIS和品牌营销方面的课程,偶尔也讲讲区域形象战略。眼前这位日本老者,可能跟我一样,也是个兼职教授。但我没有机会问他讲授什么内容,因为翻译接下来再也不愿替日本人翻译了。
  我与日本老者之间,坐的就是这位日语翻译。我们面前有一张黑色的茶几,上面放一些水果。日本老者又对我说了几句,但翻译就是不翻。
  年轻斯文的副镇长叫服务员拿酒来,给大家添酒。日本老者要跟我干杯。因为身体原因,我不能喝酒,妻子替我喝了。
  放下酒杯,日本老者又冲我说了几句,嗓音很大,我不知道他了说什么,翻译死活不愿翻成汉语。
  老实说,我从小对日本人身边的中国翻译印象不好。可能是《地道战》、《地雷战》之类的抗日电影看多了,我总觉得跟在日本人屁股后面的翻译都象汉奸。眼前这位翻译个子不高,约模三十五岁光景,初次见面,不太起眼。
  可能喝多了,日本老者嗓音越来越大,他坚决要求将自己的话翻译给我听,但是那位翻译就是不肯。在我们看来,日本人正跟他带来的翻译说事儿,大家都可能喝多了。反之与我无关。
  其他日本人想唱卡拉OK,他们在目录簿上找日语歌曲,很不容易找。卡拉OK是日本人发明的,早已流行全中国。有一位年轻的日本女子,是小榄日语学校的教师,副镇长向我们介绍。
  突然,我身边的翻译举起手中的酒杯,往茶几上用力一砸,啤酒顿时飞溅,他站起来,噗一声向茶几狠狠踩上一脚,顺势越过茶几,出房去了。
  我不明白这个翻译为什么要发脾气,为什么要跟日本人闹别扭。年轻斯文的副镇长也跟了出去。
  我知道小榄镇被命名为“中国五金制品产业基地”,近几年来一直努力改善投资环境,对日本的资金和技术寄予厚望。镇里设有日语学校,街道的新路牌除标有英文之外,还有日文。副镇长带日本客人来唱卡拉OK,显然是公关的一部分,他当然不能将事情搞砸了。
  副镇长很快就回来,也不跟我们解释什么,他来到日本老者面前,用简单的日本话说:渴酒!干杯!完了自己给自己倒了一杯酒,喝下去,又倒了一杯酒,喝下去,一连干了几杯,算是为刚才的事情向日本老者道歉。
  我以为这事与我无关。
  一会儿翻译回来了,他再也不愿跟我们坐一起,一个人静静地坐在角落里,沉默不语。
  其他日本人终于找到日语歌曲,卡拉OK起来。唱了五六首曲子,又喝了十几杯酒,日本人起身告辞。
  日本人的翻译没有跟去,仍然静静地坐在一边。室内的灯光不亮,但我们仍然看清了,他在擦眼泪。他是个东北人,正当壮年,血气方刚,因为不愿翻译日本人的话,躲在一边独自流泪。这都是因为我,我却浑然不觉。
  又来了一位客人。三十岁左右,身材高大,一脸帅气,他是山东一家知名企业小榄分厂的负责人,阳光性格,心直口快。我们曾经见过一面。
  我将刚才发生事情跟山东帅哥说了一下,然后指指在一边闷坐的翻译。翻译这时再也忍不住了,他走过来,对我说:“你知道日本人刚才要我翻译什么吗?”
  “不知道。”我说。
  “他要你向他鞠躬。”
  “为什么?”
  “因为大家都是中大的教授,而他年龄比你大,所以你得向他鞠躬。我怎么能为他翻译?”
  原来如此。
  关灯!阳光帅哥说,我要是早来就好!立即关灯,然后狠狠揍日本人一顿,完了再开灯,对日本人说,呀哎,你怎么变成这样了?
   帅哥说得让人痛快。他说我们东北人最恨小日本了,老人回忆说,当年日本侵略中国,将中国人绑起来,练飞刀;有的日本人一起喝酒,一会儿切下中国人的一根子指头,一会又切下另一根指头。所以他们老家的人见到日本人,总喜欢说关灯,然后就打,完了再问日本人:你怎么变成这样了?
  年轻斯文的副镇长一直在听我们说话。他可以说是我的学生,因为中大在小榄开过EMBA,我给他们上过课。这位副镇长的角色很难做,他也是中国人,却不能得罪日本人,还得搞好关系。
  翻译原来也是东北人,是一位高级工程,在日本留学,早已定居日本,加入日本籍了,兼职为小榄做一些联络工作。他虽然不愿翻译“向日本人鞠躬”的话,却非常认同日本的先进技术,希望中国人能虚心学习这些先进技术。他说,日本人虽然可恨,但中日两国有许多方面可以互补,千万别把两国关系搞坏了,搞坏了只有美国高兴。
  我没料到在珠三角的一个小镇上会碰到这种事情。对于日本,我从来没有什么好感。这与我们接受的教育有关,也与我们家族的经历有关——母亲当“走(躲)日本”,一家人从广东揭阳逃到兴宁,她告诉我,她们那辈人亲眼见过日本兵用刺刀挑中国婴儿。
  在近百年的中国历史上,日本和俄罗斯既是中国的朋友,又是中国的敌人。在东北,我参观过日俄战争的旧址,看到1904年日本和俄罗斯在中国领土上为了争夺地盘而打仗,那种朴素的强国理想、爱国情感总是油然而生。
  许多中国人无法理解,1972年中国政府会向日本承诺,不要日本的战争赔偿。那时候中苏边境陈兵百万,前苏联是中国最大的威胁,1969年发生的珍宝岛战争依然历历在目。为了国家利益,中国需要与日本合作,与美国合作。就这样,短期的国家利益长期地伤害了中国人民的感情。
  虽然中国政府不要日本的战争陪偿,但中日建交以来,日本政府几乎从未间断过向中国提供经济援助。一笔本来就需要支付的巨额战争赔款,现在变成一种“恩人”似的施舍,高兴的时候就给你一点。这种援助让许多日本人在中国人面前,感到自己是“恩人”,而不是“罪人”;似乎中国人应向日本人鞠躬。这是天大的误会。
  我不是极端的民族主义者。我知道在国际关系上,没有真正的朋友,也没有真正的敌人。中国需要韬光养晦,需要向日本人学习。事实上,中国人一直师从日本,且不说现代汉语中许多词汇来自日本,光从中国人尊敬的鲁迅先生的胡子上,你就能看到日本文化的痕迹。孙中山先生的胡子也不例外。现在你坐车到中山市,在翠绿的山峦上,你会看到一些巨大而耀眼的白字:伟人故里。据说孙中山的名字,就是当年日本人起的。
  我现在讲授的当代CIS战略,虽起源于美国,却完善于日本。美国人开始强调视觉识别VI,日本人却将企业文化方面的内容加进去了,增加了理念识别MI和行为识别BI,并且认为理念是最为重要的。我们完全可以根据这套理论来解释日本或日本人在中国人心中的不良形象。
  先说日本国旗,如果仅从视觉识别VI看,我认为是世界所有国旗中设计得最好的。白色背景下的一轮红日,简洁、美观,极容易识别。但许多中国人一看到日本国旗就反感,就连想到日本侵略中国的情景,因为日本人的行为识别BI,让美丽的日本国旗显得丑陋。日本政府要员多次参拜供有战犯的靖国神社,多次否认侵略中国,多次否认南京大屠杀;日本法院多次宣判中国民间要求日本政府为日军在华所犯罪行陪偿的起诉失败,这一切都令日本国旗失色。
  眼下,日本正积极争取京沪高速铁路项目,许多中国网民连名签署反对。齐齐哈尔日军遗留毒气伤人事件,进一步唤起了中国人对日本二战罪行的回忆。
  日本人别指望中国人会向你鞠躬!
  我认为日本人如果想改变自己在中国人心中的形象,第一步是要从理念识别MI着手,首先得承认自己是“罪人”,而不是“恩人”。这方面德国人就做得很好。然后在行为识别BI上,日本人应学习日本企业的汽车“招回制度”,发现自己那款汽车的零部件有问题,要承认错误,立即招回。长此下去,中国人虽不会向日本人鞠躬,但大家至少可以平等握手做个朋友,日本的国旗——视觉识别VI,也不会显得那么难看。
  2003/9/3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收藏
收藏0
转播
转播
分享
分享
分享
淘帖0
支持
支持2
反对
反对0

大神点评1

跳转到指定楼层
沙发
hoy007 2003-09-04 01:24:42 只看该作者
  Good,nice,incredible!
  You rule.
#2
qiuwei09 2003-09-04 03:04:29 只看该作者
  我们的确应该有向敌人学习的胸襟。该学习的学习,不该宽恕的决不宽恕!
#3
tinyfox 2003-09-04 03:06:55 只看该作者
  支持。
#4
little0 2003-09-04 06:30:28 只看该作者
  那个翻译比他可爱
#5
looktree 2003-09-04 07:44:10 只看该作者
  对于日本年青一代来说为什么要承认自己是“罪人“
  就如同杀人犯的儿子孙子 也要负连带责任?
#6
义薄云霄 2003-09-04 09:48:35 只看该作者
  此类事情在商界应该常见,深思。。
#7
JINDIAO37 2003-09-04 10:27:19 只看该作者
  在关天茶社贴再转这来:一提小日本东北人哪有不激动的?
  哈哈哈,好,那翻译够得上我们东北汉子,别说翻译,为此类事我们市的一个副市长把前途都丢了。那还是90年代初期,我们市举办海外召商会,请的多是日本客商,晚宴上也不知为什么,我们的一个副市长生气地说:“来,咱吃咱们的,别管他妈的小日本。”没想到有一个70左右的日本老东西懂汉语,当即提出抗议。这下副市长结局很惨,童学长不是极端民族主义,我可是有点,我视你那翻译和我们副市长为英雄。还有我们集团现在的李副总经理,14年前我们刚建厂时进口日本东洋公司设备,所以他们来了许多调式人员。当时李副总还是个小技术员,扯脖领子拎起小日本说:“你他妈一天赚350美圆怎么不干活,快起来”。那小日本是个刚毕业的大学生,被欺负的直哭,吓得要回日本,我们一提这事就高兴,过瘾。
  
#8
JINDIAO37 2003-09-04 10:41:18 只看该作者
  还有我们乙烯车间主任,姓林,现在调河南濮阳乙烯当总经理了,当年两个小日本高工不脱鞋就想进总控制室,正好林看见,让他们脱鞋,狗日的不脱,还挺牛逼,说他们没有脱鞋的习惯。林说不脱鞋你们不能进去。小日本说耽误工作你负责。林说这是中国,你们到这阑入得遵循这里的规定,给我出去。那两个家伙回去就告状,然后趴到宾馆不出来,我们建厂总指挥也没客气,直接给他们日本公司总部打电话,结果这两家伙赔礼道歉,然后 就被调回国了,饭碗丢没丢就不得而知了。
  我发现好象南方多是外国人欺负咱们,在我们这里上至公司老总,下至普通工人,没谁怕他个吊,合同已经签完了,为点小事他还敢翻天?
#9
五里雾 2003-09-04 11:01:21 只看该作者
  看了题目,应该是可以向日本人鞠躬的!
  看了内容,应该是不应该向敌人鞠躬的!
  到了哪个山唱哪歌!既然是在中国就不应该讲究什么日本礼仪(禁忌除外)!如果是在日本,我想就是鞠躬倒也无妨!
  赐我智慧分清其中的区别----歧视还是风俗!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