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欣看农村】当下面对农村的一些人一些事,无言了(连载)

来源: 普欣 2013-01-05 01:23:00 只看该作者 |阅读模式
  曾经写过一篇帖子,题目是《追求社会民主文明的结果就是让流氓恶棍占主流吗?》,至今还被腾讯审核封闭着,客观说写这篇文字的时候,就是被所谓和谐社会下农村滋生的流亡恶棍所激怒,委实被他们无赖的举动纠结的真想拿凶器干一架,但一切的一切允许吗?这个社会已经没有公理了,这个社会是无赖的天下,如果你真想动刀动棒的干,正中他们的下怀,而今所谓和稀泥的维稳,包括畸形的法律却恰恰维护的就是他们的利益,直观的说,整个社会都在给无赖让步,好像谁都惹不起,一切没有道理可言,只要平息,只要麻醉幻觉般的快感。

  笔者的此博文曾经让一个天涯论坛杂谈版激进的知名写手看了,毫不客气的留言:狗屁文章。但当时只是报以一笑,曾经的笔者也是把什么都看得很好,理想主义色彩很浓,而如今,绝然不会这么看问题,尽管笔者的老家也来自于农村,笔者在上大学前就在农村生活,工作后面对的更是农村,可是今非昔比,人心险恶,社会风气之坏,绝非如那个写手的观点:是人,就很淳朴,特别是和谐社会下的一部分在农村生活的人,都会是那么善良。笔者现在也很相信这么一句话,可怜之人真有可恨之处,的确不能同情,慈悲的结果往往会让自己受到很大的伤害,而这种伤害,在如此社会之下,连一点说理的地方都没有,只能独自咀嚼。

  在06年的时候,就潜心研究过,农村,农业和农民,为此还写了三万字的论文,早段时间想发出来,敲了一万字因为有些原因搁浅,现在不想敲了,只是用另外一个角度,实实在在用叙述的方式说说笔者所接触的一些人,说说那种无赖的事情,还原一个真实的农村。

  08年的那场大地震,瞬间让一部分蒙受灭顶之灾,但后来让更多的人惠利,至于官方个别人的贪腐,在此不是叙述的范围,但对周边的农村,掀起了轰轰烈烈的移民及灾后重建,一场国补,指标贷款,个人集资相结合的农村建设霎时展开,几年下来,一片片新居有了,配套的水电路规格堪比城镇,一户户都欢天喜地,但这里面却包含多少辛酸,多少曾经的付出者为此却背上了沉重的负担,踏上了慢慢讨债路,忍受无尽的凌辱,在一场重大骗局之下,真是几家欢喜几家愁,而社会舆论只是说豆腐渣工程,只是说黑心建筑商,说拖欠农民工工资,但几个人是替这些组织实施者说了几句公道话,谁又仔细分析了施工的资金真正构成?

  看看心态吧,一个村干部让一个乡书记给他们联系施工队伍,这期间许多实实在在可以拿下该工程的施工队联系,该村负责任拒绝了,直接露骨的说,一则大公司可以垫资,最后我们可以赖账,小队伍就不具备这个能力,就是赖账临门近口的也无法干散,为此乡领导断然拒绝,最后一个公司是进去了,很短的时间完成了工程,结果只收到不到百分之四十的工程款,年底了,农民工讨薪,许多又是本村的劳动力,自己应该缴纳的房款找尽理由不缴纳,却依靠农民工工资是血汗钱的政策幌子,振振有词的闹腾到乡政府,面对如此心态,乡负责人怎么说,能说建筑商是黑心的吗?

  究竟谁黑心,谁无赖?用法律程序可以完成吗?而法律对农村很软弱,怎么说,好像被冠上弱势群体,就占理三分,怎么样赢家都是农村。一个社会应该保护实业家,应该有广泛的企业领衔人,组织更多的人就业,但这个社会真正伤害的却是企业家,几头打压,如乞丐,几头不落好,处处受伤害。动辄被冠上黑心的,工程被标签豆腐渣,真的就一黑到底,无法再翻身。其实建筑人知道,质量终身制和安全至上的道理,真可谓是在鬼门关上走,随时都可能陷入万复不劫的地步,时时提心吊胆,夜不能寐。

  ......

  材料款,如果没有了信誉是欠不下的,工资问题更敏感,但回收工程款真比登天还难,当然这个行业普遍如此,但农村更有景致,让你想象不到是多么精彩。

  一个农户是所欠不多了,自己的家庭已经收拾的窗明几净,太阳能热水器,在房顶很是刺眼,室内的五十四寸超薄彩电,让城里人很羡慕,根本不是没有能力的人,但所欠的房款却找许多的理由就是不给,当一天涉及讨要时,面对一帮曾经为他们家房子一砖一瓦垒起来的人恶言相加,自然有了争执,而就在此当口,他突然大哭起来,曰自己的心里堵了一块,呼吸不上来了,故意瘫倒在自家的院子里,显出一副昏厥毙命的摸样,幸亏那天他妻子不在,也有村干部陪着,否则那天很难收场,如果妻子在,至少一场无休止的纠缠,一定要被胁迫送医院,这样会乐坏医院,而这边呢?定当是雪上加霜,你还要什么钱,撤出就算幸运了。

  这不是个例,其实很多都是如此,只知道自己住房可以安居乐业了,去不知道别人陷于债务的腥风苦雨中,人都有妻儿老小,这个社会就是,我能够占的便宜一点不退却,谁管谁的死活,你想让对方有良知,有同情心,没门,只要别讹上你,就是幸运的。

  夜深了,越写越生气,越写越失望,今夜就此搁笔吧,否则将是一夜无眠,陷于痛恨当中。逃离那个市场,逃离那群人,洒脱的不再计较是梦想,但很遥远,因为一切是实实在在的,对方没有信用,自己还做不到这些,还得博弈,还得维护自己的权益,只是很难,很难。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收藏
收藏0
转播
转播
分享
分享
分享
淘帖0
支持
支持2
反对
反对0

大神点评1

跳转到指定楼层
沙发
普欣 2013-01-05 01:56:16 只看该作者
  笔者无意丑化农村,但所接触的农村不仅仅是丑化人,甚至是让你陷入绝境!
#2
44662166 2013-01-05 08:05:32 只看该作者
  善良,纯朴,正直,。。。这些好的品德正在这片土地上一点点消失
#3
普欣 2013-01-05 09:49:19 只看该作者
  @44662166 2楼
  善良,纯朴,正直,。。。这些好的品德正在这片土地上一点点消失
  -----------------------------
  是啊,你的认识正是笔者的感觉,毕竟是从六七十年代的风雨走过来,毕竟经历过八十年代社会聚变的春风,更知在九十年代税赋沉重的艰辛,绝对不反对农业税的的减免,但对社会良好认知只有那个时代有,而后来呢,一系列坑蒙拐骗,一系列刁钻蛮野广泛的出现在这片应该说还没有大面积污染的土地上,感觉真的就没有一片干净的地方。曾经深爱着农村,曾经看见那些出行打工的人,特别是农村一大帮一大帮去外地打工的人,就动一次次恻隐之心,比如一次,看见一大帮人,衣衫褴褛,拿着简单的行李,去赶农忙季节,去河南,陕西帮人收麦子,就下了自行车,悄悄的陪他们走了一段去火车站的路,那时候就想,什么时候让我们的农村人,不再这么辛苦,生活能够好一点那该多好啊,于是就想在自己的工作范围一定要给农村做一些事情,一定要善待他们,直至后来自己做事,就是这样的心态,哪怕是自己吃多大的亏,都尽可能善待他们,但时代真不一样了,当代的农村已经没有丝毫的包容性,更谈不到那种善良,完全成了一种生死利益,让你无法说,让你无法面对一切,唯独默默的忍受,而当你要维护自己的权益,一个虐待农民工的帽子就让你无法再伸辨,一切理在他那边,你永远是无理的,他就该同情,你就该下地狱,而对于他有没有鉴别力,而对于他有没有过失,根本不去讨论,一项政策就让一些人成了大爷,一些人成了孙子,甚至不仅仅是孙子的问题,而是要把你一步步置于死地。
  何止农村...农村也只不过算是这个社会的一个缩影而已 乌鸦是黑色的,并非因为尾巴是黑色所以才叫乌鸦
#5
sz9981 2013-01-05 11:14:49 只看该作者

  重要的是造成这样的结果是什么原因呢?
  责任在社会吧?
  上梁不正下梁歪,更直接的说,责任是在当当吧?



  农民的教育问题始终是决定一国素质高低的关键一环
#7
活力酷 2013-01-05 12:26:28 只看该作者
  我问你一句,谁让你去干?

  既然知道那么多,就不要干啊!
#8
qq609205067 2013-01-05 12:58:46 只看该作者
  价值观取向问题,一切以经济建设为中心,不管白猫黑猫能抓到老鼠就是好猫,也就是笑贫不笑娼!熙熙攘攘,皆为利来利往!
#9
普欣 2013-01-06 09:50:14 只看该作者
  一场噩梦,一做就是四年,至今还未曾醒,依然在折磨人,一个热衷于农业和农村政策的人,一个老想着让相关的人,特别是农村的一帮人能够得到实惠,生活过得实惠一点,尊严一点的人,却被一系列所谓的农村政策,农村景象所折腾,简直就是活来死去,更多的时候,你一点答案都没有。故此你不得不想到另外一种办法,你不得不想到剑客与江湖,好想用邪恶的办法出一口恶气,但.....
  灾后重建,院廓是统一划定,如果不是这样的政策,根本不可能大规模的腾出绝对是良田的地方成片的建房,自然统一规划减少了后续许多的成本,受益的还是住房户,故此客观上这项工作必须是当地村组织统一实施,自然发包的就是村委会,资金的走向也是统一的,于是统一由村委会安排支出国家补助的两万元经费天经地义。
  那年的地震是发生在5月份,真正有搬迁新建的政策才是七月份的事情,当时出于政策,鼓励相关的农户搬迁,甚至对最早拆除危房的还予以补助,于似乎,那个时候各方都很急,限定是三个月内完成新建搬迁,因为冬季马上来临,就当时当地的组织,工作的力度,一切看来是很正常的,作为施工方唯一的任务就是按时完成,一定让相关农户别用帐篷过冬,各方筹措资金应该是没有问题。村上根据绝大多数人的意见,直接掌管一户两万元的补助款,先期开展工作,经过约一个月,五次激烈的谈判准备,好几套施工队伍进驻了,一门心思,按期完成施工,保证冬季交付使用,别的大家都很少考虑了。
  一开始还是正常的,但后来随着指令性贷款的泡汤,资金问题严重的摆在了眼前,本来说好的,每户无息贷款两万元,但由于一些农户以往和银行的纠结,出现程序上的有些能够落实,有些却迟迟不能落实,直至后来随银根紧缩,拒绝此正常执行,这个时候村组织就渐渐失去权威,形成和各施工队僵持的局面,但对施工队来说,不是说停就停的,只能想办法和农户大交道,尽可能收取自筹的一部分,维持运转,局面就此开始乱了,但还在艰难的进行,自然进度就慢了,那年的冬季来得也早,本来的计划全面泡汤,一项曾经是三个月,最多半年的工期,成了就拖不绝的马拉松,但后来都是在收取不到百分之六十资金的情况下,陆续完成了,大家渴望的还是能够妥善解决了贷款,了结此事,但梦越做越远了,一个个陷在里面走不出来,苦不堪言,真是叫天天不应,喊地地不灵。
  曾经一个施工队实力相对强,自己垫资一鼓作气尽早完成,关门等待工程款,结果让相关农户撬开了锁,驱走了看护人,一家家搬进去了,现在过得有滋有味,而对索要工程款的人,来一次吵一次,甚至若干次差点都动手了,了解到造价7万元的房屋,有些人包括国家补助款在内才缴纳不到三万元,就住上了房屋,你一要工程款,提出一大堆的质量问题,有些简直是无中生有,完全一副地痞流氓的态势,你能够怎么样?然人真是欲哭无泪。
  还有恶心的事情,那种刁钻超越你的想象,一些政策成了他们为非作歹的工具,一户缴纳了也就是三万元,连同国家的在内也就是5万元,他的面积扩大,造价应该在八万元左右,在主题完成的情况下,非但不缴纳剩余的三万元,相反看出了村上操作程序上的漏洞,说是集中使用国家补助资金,自己在银行没有签字,这是违背他的权益,笔者说了,当时村上这么做是大家同意的,如期完成工期也是现实的需要,上面的任务,只能直接走,但此人一再乱反映,一会市委,一会区委,最后责成发改委解决此事,但很明白维稳的时代,哪里有公理可讲啊!一切还不是和稀泥,还不是妥协!
  作为施工方,本不该参与此事,但当时的情形对村干部,对银行相关的人都不利,想想为了大家的事情,如果要个人受损,感觉过意不去,在答应好,返回此款,在其人签字后的情况下,再打过来,结果此款让个人私下取走了,如此下来在三万元的情况下,就给此人完成了主体,后来他拒绝施工队介入,要自己干,也可以啊,了结前面的账不是不可以,在他们和施工方还没有达成协议的情况下,已经组织人员施工,这边都交涉,即刻一家老小齐上阵,一阵乱骂,甚至耍赖,报警,不是派出所的人不熟,负责人就说过这是一名无赖,当今的社会你能够怎么样啊,只能忍吧!
  后来一次次去交涉,一次次就受到无端的辱骂,有时候真想给几个耳光,但如今是社会这些人是大爷,你不要动他们,他们还寻衅闹事,如果你不理智,稍微一激动,还不给你撒泼,后面的事情,很麻烦,不仅仅是钱的问题,你的身心将受到怎么样的煎熬啊!
  但不服气,尽管这是一个王八蛋的社会,如果不能阳光的层面解决,总有对手,只是时间问题,钱的问题已经不重要了,但一口气总不能就这样咽下去!如果这样忍气吞声,这个浑浊的江湖就别混了。无言了,但不能没有举动,黑暗只能用黑暗的办法。应该说,这是我们和谐盛世下的杰作。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