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海泛舟

来源: woodwind 2007-05-25 15:28:00 只看该作者 |阅读模式
朋友说,虽然阿Q、闰土、孔乙己之类的人在中国是死不绝的。但如果心有余力的话,能尽义务扫除一两个,也算是对国家、对社会、对他人有所贡献。觉得挺有道理的,遂想把以前写的文章转贴出来,希望对他人能有所裨益。也不忘国家培养了自己。
  
  
  
  本想用“股海沉浮”这个有很多人用过的题目,但感觉和自己总不是太贴切。“沉浮”的话似乎也显得自己也太没用了,明显缺乏自信。想来想去还是觉得用“泛舟”这个词好些,显得自己对自己股票投资的水平还是有点自信的。
   记得自己真正的开始炒股应该是2000下半年,到现在也快6年了,应该也算得上市个老股民了。由于工作的关系,自己是被动的进入这个诡秘的市场,所谓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周围的同事们都在炒股,都在赚钱。而且自己服务的对象又大都是上市公司,要是不做股票的话,明显是要被看作另类的。
   其实,我投资股票也是很有优势的,企业管理专业,考过CPA,周围的同事很多都是财务高手。同时又经常会到上市公司走走,也有一定的内幕消息。自己的公司也坐庄炒股票,收盘后的午茶时间也能和经常上电视台做股评的同事聊聊行情,上海证交所的所谓“老法师”也会到公司来讲讲课。这一切如果不加利用的话,那么自己也太辜负老天爷对我的眷顾了。
   6年来,自己炒股也经历了从新股民到老股民所毕竟的心理历程。上班没事干,在此谈谈自己炒股的心理历程和炒股心得,一算是对这些年来的一个总结,二也算希望能对后人有所帮助。
   “满天星斗,太多的方向或者唯一的方向等于没有方向,”——盲目的冲动是年轻人固有的天性,这种冲动与其说是人类的天性,还不如说是动物的本能。(左倾盲动主义时期)
   记得刚开始炒股票的第一年是2000年的下半年到2001年的上半年,正处于大牛市的末端,买股票的依据大都是通过公司内部的内幕消息,那时候的内幕消息是如此的准确,一般用不了几个星期,总是能享受到几个涨停板,虽然只有几万块钱的本金,但短短数周就能有几千块钱的进帐,总是令人惊喜的,那种喜悦就像是第一次拿到工资一样。
   但好景总是不长的,就像至尊宝在《大话西游》说的那样,“可惜快乐永远是短暂的,换来的只是无穷无尽的痛苦跟长叹”。2001年下半年的行情就像是峰回路转,历史最高点居然让我碰上了。人就像一头拉磨的驴一样,习惯了原来的思维是很难被改变的,只有痛苦的现实也许会让人清醒一点,少一点幻想。但觉大多数人都不会因痛苦而清醒,他们就像是在西藏的农奴们,在痛苦中幻想着,用幻想麻痹着自己的神经。
   我是敏感的,开始反思自己的投资思路。从此,开始了我炒股的第一个思维转变:从被动选股到主动选股的转变。
   虽然说“消息”就像是黑暗中的烛光,给人以一丝光明和前进的方向,然而有些烛光的背后可能是上帝慈祥的笑容,然而大多数烛光的背后却是撒旦邪恶的狞笑。我无法也没有能力去区分这些烛光的真伪,为了保存自己,只有彻底的抛弃一切来自别人的指引。
   “没有的星星的指引,哪里才是我前进的方向?”——踌躇不前、谨小慎微与其说是谨慎,不如说是恐惧,“人之少也愚,其长也智”,这个时期的“智”也许仅仅是懂得了学会恐惧。(右倾保守主义时期)
   不再相信消息,使我又重新陷入了黑暗。为了重新在黑暗中找到一盏属于自己的明灯,不得不在黑暗中不停的摸索。依赖于自己的专业素养,我开始远离那些我不熟悉的股票,开始独立思考选择股票。
   显然,在中国这个漏洞百出、谎言遍布的市场中,要依靠自己的专业素养来选择股票,无疑是十分困难的。由于工作的原因,自己有机会实地走访数十个资本市场上业绩良好的著名上市公司,并有机会和他们的董事长、总经理等高官面对面的交流。但结果无疑是令人十分失望的,这些帐面上业绩良好的公司却无一例外的或多或少的造假。甚者如“银广夏”,实地走访后,回到公司向同事说起这个公司造假,却被人怀疑自己的专业能力有问题,而仅仅是因为短短几个月内这个股票上涨了50%以上。通过走访,我也终于明白了,那些表面上冠冕堂皇的上市公司高管们,义正言辞的交易所和监管部门的官员们,以及那些言之凿凿的基金管理公司和上市公司的高管们,都仅仅是把股市看作利益输送的场所,而他们所掌控的权利便是为了谋取自身利益的工具罢了。国家的资产和股民的财富便是他们赖以致富的源泉。
   资本市场上无比的黑暗,是令人沮丧的,特别是让我这种自认为专业投资能力非凡的人更为沮丧。因为我所掌握的专业能力在中国的股市中并不具有适合成长的土壤。在中国的资本市场,需要的更多的是权力,而不是专业。专业的力量在这儿所起到的作用是极为有限的,边际效用是相对低下的。
   虽然在股市低迷的那几年,自己通过投机资产重组和买壳上市等概念在ST股票上赚了一点,成为那段时间“一赢、二平、7亏”中为数不多的赢者,但盈利是极为有限的。通过两年多的摸索,虽然在股票买入上水平见长,但在股票卖出上水平却未见有丝毫长进,这主要是由于自己对中国证券市场黑暗的恐惧。在那两年中,自己买入的股票有一半都有100%以上的涨幅,有的甚至有百分之几百,然而自己在这些股票上的盈利没有一个超过50%的。
   在黑暗中摸索,是既令人惊喜又令人沮丧的,无意中的收获和意料中的挫折一样频繁的出现在自己的身上。然而,希望中的用来指引在黑暗中前行的明灯却始终没有出现。“不是这个世界出现了问题,那就是我自己出现了问题”,世界显然是没有问题的,有问题的是我看世界的方法。
   “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却用它来寻找光明”——之所以有黑夜,因为我处在黑夜中向外看,“不是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要看清楚这个世界,必须要远离这个世界,从远处把它看清楚。(实用主义时期)
   黑夜是有边界的,之所以黑暗,那是因为自己仍然没有找到黑暗的边界,跳出黑暗看黑暗。由于认识上的误区,自己长期间的在黑暗中去寻找传说中那能照亮黑暗的明灯,而不是去寻找黑暗的边界。而那明灯却是上帝或撒旦为给予黑暗中人们赖以麻痹痛苦的幻想罢了。
  要看清楚这个世界,并不是离开这个世界,人是无法离开自己所处的世界的,把自己的头埋起来,去选择逃避,无疑是懦弱的表现。唯一需要的就是把自己的目光放得高些、远些,从黑暗的外部来看这个黑夜。
  那年是2002年的年底,自己在石家庄出差两个月。实在无聊,有空便去了拍摄电视《红楼梦》的宁荣二府玩,顺便买了一套VCD和书,用以打发时间。虽说在这之前,早已看了不下4遍《红楼梦》了,但这一次却看得如此真切。终于明白了该书的辩证唯物主义本质。自己也终于明白了什么叫做“假作真时真亦假、真作假时假亦真”了。也终于明白了“老、庄”精神的真正含义,也懂得了如何去合理、正确的运用马列主义的基本原理,也懂得了西方哲学对现代社会的巨大影响力。
   记得毛主席说过“把科学教条化了,科学就变成宗教了”。尽信书不如无书,死读书、读死书,无疑是彻底陷入了读书的误区了。由于历史的局限性,前人的认识未必完全正确;“或增之、或损之”又使前人的认识在遗传的时候产生偏差;再加上各种各样别有用心的人加以纂改或误读,等等这些,极易使人误入歧途。自己以前在大学里读书的时候,总是把这书或拿书作为经典,一会儿把这书作为圣经顶礼膜拜,一会儿又把那书作为前进的指南,就像个苍蝇似的乱窜,而从来没有跳出书本来看问题,从来没有去看这本书的本质和精神,明显缺乏批判的精神。反而特别注重的是那些小的技巧。就像刚开始学围棋的人那样,特别喜欢学“手筋”,而缺乏足够的大局观。
   客观上,由于股票市场是个零和市场,也就是赌场,在这个市场上出现各种欺诈的手段也就不足为奇了。什么投资分析理论、什么经济学理论、什么权威、什么专家,在这个市场中只有一个目的,就是让那些底层的市场参与者迷信这些教条,使之成为这个市场的宗教,来控制它们的思想,用所谓的“科学投资理念”来统治这些底层的市场参与者,使他们做出有利于自己的行为。
   “假作真时真亦假,真作假时假亦真”。其实,客观事实就是摆在那儿的,关键在于人们有没有能力认识他,辨别他,而加以利用。股票市场也一样。盲目的自信也无异于愚蠢,人们总是无法看到自己主观认识上的缺陷而陷入盲目的自信。人们总是迷恋于眼前简单客现存在简单罗列、经验的简单重复和榜样的无穷力量,而无视于对客观事实分析、解剖和背后的逻辑分析,其无疑会最终导致判断的错误。成为被他人所利用的工具,受别人思想的奴役而放弃自己的利益。
   “吾生也有涯,而知也无涯,以有涯随无涯,殆已;已而为知者,殆而已矣!”——庄子《养生主》。这一段写在《庖丁解牛》前面的话,总是被人断章取义,漏掉“已而为知者,殆而已矣!”这句话。由于对客观世界认识能力和手段的匮乏,同时缺乏对自身主观世界认识重要性的理解,这好无疑问的影响了自己利用自然和改造自然的能力。这自然也就达不到“以无厚入有閒,恢恢乎其于游刃必有余地矣”的境界了,结果自然是四处碰壁和经历挫折,可人的生命只有一次,而不能“月更刀”或“岁更刀”。
   然而要做到“游刃有余”,却非人们能做到的。股票市场的复杂远远高于一头牛的生理结构的复杂程度,中国股市恶劣的利益格局更是严重的加剧了这种复杂程度。残酷的现实使我清醒的认识到我一生都无法达到“游刃有余”的境界。我唯一能做到的就是“技经肯綮之未尝”避开那些有可能受到伤害的地方,去“批大郤、导大窾”。
   通过自己的实践,自己还是收益匪浅。时间长了,对胜败并不放在心上,只是作为一场游戏而已。也逐渐开始倦怠这个市场了,自己明显感觉到在这方面的能力已不再有显著的提高了。作为一在特定历史阶段的个体,对客观世界和主观世界的认识能力终究是有局限性的。慢慢的也终于懂得了毛主席为什么说“人民才是创造历史的动力”了。一个人的力量是如此的有限,无论自己多么努力、多么有智慧,面对复杂的体系,自己的力量终究是显得如此单薄。
   最终,值得反思的倒是,“已而为知者,殆而已矣”,自己是否值得把自己的精力放在这个市场。在这个市场,除了能多赚点钱外,自己还能获得什么呢?难道生命的意义仅仅在于赚钱、花钱?
   回顾自己的股民史,也许自己最终获益的并不是赚到的那些钱,而是自身对客观世界的认识能力和对自己主观世界的了解。这个市场就像一面镜子,把人们的缺陷反映的一清二楚,使人们根本无法回避自己的缺点。使人们知道,什么东西应该积极应对,什么东西自己应该主动回避。也许,这才是庄子要表达的“养生”的精神实质。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收藏
收藏0
转播
转播
分享
分享
分享
淘帖0
支持
支持2
反对
反对0

大神点评1

跳转到指定楼层
沙发
老坏猫 2007-05-25 15:33:09 只看该作者
  顶枫兄好文
#2
woodwind 2007-05-25 15:40:42 只看该作者
  太挤了,重发。
  
  朋友说,虽然阿Q、闰土、孔乙己之类的人在中国是死不绝的。但如果心有余力的话,能尽义务扫除一两个,也算是对国家、对社会、对他人有所贡献。觉得挺有道理的,遂想把以前写的文章转贴出来,希望对他人能有所裨益。也不忘国家培养了自己。
  
  本想用“股海沉浮”这个有很多人用过的题目,但感觉和自己总不是太贴切。“沉浮”的话似乎也显得自己也太没用了,明显缺乏自信。想来想去还是觉得用“泛舟”这个词好些,显得自己对自己股票投资的水平还是有点自信的。
  
  记得自己真正的开始炒股应该是2000下半年,到现在也快6年了,应该也算得上是个老股民了。由于工作的关系,自己是被动的进入这个诡秘的市场,所谓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周围的同事们都在炒股,都在赚钱。而且自己服务的对象又大都是上市公司,要是不做股票的话,明显是要被看作另类的。
  
  其实,我投资股票也是很有优势的,企业管理专业,考过CPA,周围的同事很多都是财务高手。同时又经常会到上市公司走走,也有一定的内幕消息。自己的公司也坐庄炒股票,收盘后的午茶时间也能和经常上电视台做股评的同事聊聊行情,上海证交所的所谓“老法师”也会到公司来讲讲课。这一切如果不加利用的话,那么自己也太辜负老天爷对我的眷顾了。
  
  6年来,自己炒股也经历了从新股民到老股民所毕竟的心理历程。上班没事干,在此谈谈自己炒股的心理历程和炒股心得,一算是对这些年来的一个总结,二也算希望能对后人有所帮助。
  
  “满天星斗,太多的方向或者唯一的方向等于没有方向,”——盲目的冲动是年轻人固有的天性,这种冲动与其说是人类的天性,还不如说是动物的本能。(左倾盲动主义时期)
  
  记得刚开始炒股票的第一年是2000年的下半年到2001年的上半年,正处于大牛市的末端,买股票的依据大都是通过公司内部的内幕消息,那时候的内幕消息是如此的准确,一般用不了几个星期,总是能享受到几个涨停板,虽然只有几万块钱的本金,但短短数周就能有几千块钱的进帐,总是令人惊喜的,那种喜悦就像是第一次拿到工资一样。
  
  但好景总是不长的,就像至尊宝在《大话西游》说的那样,“可惜快乐永远是短暂的,换来的只是无穷无尽的痛苦跟长叹”。2001年下半年的行情就像是峰回路转,历史最高点居然让我碰上了。人就像一头拉磨的驴一样,习惯了原来的思维是很难被改变的,只有痛苦的现实也许会让人清醒一点,少一点幻想。但觉大多数人都不会因痛苦而清醒,他们就像是在西藏的农奴们,在痛苦中幻想着,用幻想麻痹着自己的神经。
  
  我是敏感的,开始反思自己的投资思路。从此,开始了我炒股的第一个思维转变:从被动选股到主动选股的转变。
  
  虽然说“消息”就像是黑暗中的烛光,给人以一丝光明和前进的方向,然而有些烛光的背后可能是上帝慈祥的笑容,然而大多数烛光的背后却是撒旦邪恶的狞笑。我无法也没有能力去区分这些烛光的真伪,为了保存自己,只有彻底的抛弃一切来自别人的指引。
  
  “没有的星星的指引,哪里才是我前进的方向?”——踌躇不前、谨小慎微与其说是谨慎,不如说是恐惧,“人之少也愚,其长也智”,这个时期的“智”也许仅仅是懂得了学会恐惧。(右倾保守主义时期)
  
  不再相信消息,使我又重新陷入了黑暗。为了重新在黑暗中找到一盏属于自己的明灯,不得不在黑暗中不停的摸索。依赖于自己的专业素养,我开始远离那些我不熟悉的股票,开始独立思考选择股票。
  
  显然,在中国这个漏洞百出、谎言遍布的市场中,要依靠自己的专业素养来选择股票,无疑是十分困难的。由于工作的原因,自己有机会实地走访数十个资本市场上业绩良好的著名上市公司,并有机会和他们的董事长、总经理等高官面对面的交流。但结果无疑是令人十分失望的,这些帐面上业绩良好的公司却无一例外的或多或少的造假。甚者如“银广夏”,实地走访后,回到公司向同事说起这个公司造假,却被人怀疑自己的专业能力有问题,而仅仅是因为短短几个月内这个股票上涨了50%以上。通过走访,我也终于明白了,那些表面上冠冕堂皇的上市公司高管们,义正言辞的交易所和监管部门的官员们,以及那些言之凿凿的基金管理公司和上市公司的高管们,都仅仅是把股市看作利益输送的场所,而他们所掌控的权利便是为了谋取自身利益的工具罢了。国家的资产和股民的财富便是他们赖以致富的源泉。
  
  资本市场上无比的黑暗,是令人沮丧的,特别是让我这种自认为专业投资能力非凡的人更为沮丧。因为我所掌握的专业能力在中国的股市中并不具有适合成长的土壤。在中国的资本市场,需要的更多的是权力,而不是专业。专业的力量在这儿所起到的作用是极为有限的,边际效用是相对低下的。
  
  虽然在股市低迷的那几年,自己通过投机资产重组和买壳上市等概念在ST股票上赚了一点,成为那段时间“一赢、二平、7亏”中为数不多的赢者,但盈利是极为有限的。通过两年多的摸索,虽然在股票买入上水平见长,但在股票卖出上水平却未见有丝毫长进,这主要是由于自己对中国证券市场黑暗的恐惧。在那两年中,自己买入的股票有一半都有100%以上的涨幅,有的甚至有百分之几百,然而自己在这些股票上的盈利没有一个超过50%的。
  
  在黑暗中摸索,是既令人惊喜又令人沮丧的,无意中的收获和意料中的挫折一样频繁的出现在自己的身上。然而,希望中的用来指引在黑暗中前行的明灯却始终没有出现。“不是这个世界出现了问题,那就是我自己出现了问题”,世界显然是没有问题的,有问题的是我看世界的方法。
  
  “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却用它来寻找光明”——之所以有黑夜,因为我处在黑夜中向外看,“不是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要看清楚这个世界,必须要远离这个世界,从远处把它看清楚。(实用主义时期)
  
  黑夜是有边界的,之所以黑暗,那是因为自己仍然没有找到黑暗的边界,跳出黑暗看黑暗。由于认识上的误区,自己长期间的在黑暗中去寻找传说中那能照亮黑暗的明灯,而不是去寻找黑暗的边界。而那明灯却是上帝或撒旦为给予黑暗中人们赖以麻痹痛苦的幻想罢了。
  
  要看清楚这个世界,并不是离开这个世界,人是无法离开自己所处的世界的,把自己的头埋起来,去选择逃避,无疑是懦弱的表现。唯一需要的就是把自己的目光放得高些、远些,从黑暗的外部来看这个黑夜。
  
  那年是2002年的年底,自己在石家庄出差两个月。实在无聊,有空便去了拍摄电视《红楼梦》的宁荣二府玩,顺便买了一套VCD和书,用以打发时间。虽说在这之前,早已看了不下4遍《红楼梦》了,但这一次却看得如此真切。终于明白了该书的辩证唯物主义本质。自己也终于明白了什么叫做“假作真时真亦假、真作假时假亦真”了。也终于明白了“老、庄”精神的真正含义,也懂得了如何去合理、正确的运用马列主义的基本原理,也懂得了西方哲学对现代社会的巨大影响力。
  
  记得毛主席说过“把科学教条化了,科学就变成宗教了”。尽信书不如无书,死读书、读死书,无疑是彻底陷入了读书的误区了。由于历史的局限性,前人的认识未必完全正确;“或增之、或损之”又使前人的认识在遗传的时候产生偏差;再加上各种各样别有用心的人加以纂改或误读,等等这些,极易使人误入歧途。自己以前在大学里读书的时候,总是把这书或拿书作为经典,一会儿把这书作为圣经顶礼膜拜,一会儿又把那书作为前进的指南,就像个苍蝇似的乱窜,而从来没有跳出书本来看问题,从来没有去看这本书的本质和精神,明显缺乏批判的精神。反而特别注重的是那些小的技巧。就像刚开始学围棋的人那样,特别喜欢学“手筋”,而缺乏足够的大局观。
  
  客观上,由于股票市场是个零和市场,也就是赌场,在这个市场上出现各种欺诈的手段也就不足为奇了。什么投资分析理论、什么经济学理论、什么权威、什么专家,在这个市场中只有一个目的,就是让那些底层的市场参与者迷信这些教条,使之成为这个市场的宗教,来控制它们的思想,用所谓的“科学投资理念”来统治这些底层的市场参与者,使他们做出有利于自己的行为。
  
  “假作真时真亦假,真作假时假亦真”。其实,客观事实就是摆在那儿的,关键在于人们有没有能力认识他,辨别他,而加以利用。股票市场也一样。盲目的自信也无异于愚蠢,人们总是无法看到自己主观认识上的缺陷而陷入盲目的自信。人们总是迷恋于眼前简单客现存在简单罗列、经验的简单重复和榜样的无穷力量,而无视于对客观事实分析、解剖和背后的逻辑分析,其无疑会最终导致判断的错误。成为被他人所利用的工具,受别人思想的奴役而放弃自己的利益。
  
  “吾生也有涯,而知也无涯,以有涯随无涯,殆已;已而为知者,殆而已矣!”——庄子《养生主》。这一段写在《庖丁解牛》前面的话,总是被人断章取义,漏掉“已而为知者,殆而已矣!”这句话。由于对客观世界认识能力和手段的匮乏,同时缺乏对自身主观世界认识重要性的理解,这好无疑问的影响了自己利用自然和改造自然的能力。这自然也就达不到“以无厚入有閒,恢恢乎其于游刃必有余地矣”的境界了,结果自然是四处碰壁和经历挫折,可人的生命只有一次,而不能“月更刀”或“岁更刀”。
  
  然而要做到“游刃有余”,却非人们能做到的。股票市场的复杂远远高于一头牛的生理结构的复杂程度,中国股市恶劣的利益格局更是严重的加剧了这种复杂程度。残酷的现实使我清醒的认识到我一生都无法达到“游刃有余”的境界。我唯一能做到的就是“技经肯綮之未尝”避开那些有可能受到伤害的地方,去“批大郤、导大窾”。
  
  通过自己的实践,自己还是收益匪浅。时间长了,对胜败并不放在心上,只是作为一场游戏而已。也逐渐开始倦怠这个市场了,自己明显感觉到在这方面的能力已不再有显著的提高了。作为一在特定历史阶段的个体,对客观世界和主观世界的认识能力终究是有局限性的。慢慢的也终于懂得了毛主席为什么说“人民才是创造历史的动力”了。一个人的力量是如此的有限,无论自己多么努力、多么有智慧,面对复杂的体系,自己的力量终究是显得如此单薄。
  
  最终,值得反思的倒是,“已而为知者,殆而已矣”,自己是否值得把自己的精力放在这个市场。在这个市场,除了能多赚点钱外,自己还能获得什么呢?难道生命的意义仅仅在于赚钱、花钱?
  
  回顾自己的股民史,也许自己最终获益的并不是赚到的那些钱,而是自身对客观世界的认识能力和对自己主观世界的了解。这个市场就像一面镜子,把人们的缺陷反映的一清二楚,使人们根本无法回避自己的缺点。使人们知道,什么东西应该积极应对,什么东西自己应该主动回避。也许,这才是庄子要表达的“养生”的精神实质。
  
#3
leaflet 2007-05-25 15:45:11 只看该作者
  ....顶贴,。好文。
  离楼主比较近
  顶一下吧
  虽然楼主的哲学思维让人有点莫名其妙
  楼主想说清楚一些问题又怕说清楚
  通篇不涉及一个例子
  应该是保护性很强的性格
  这种性格的人肯定是赚不到超额利润的
  
#5
yunqiang 2007-05-25 16:29:29 只看该作者
  朦胧美,呵呵——
  
  大约一千个人心里、就有一千种上帝面孔~~
  呵呵,牛人,上升到哲学高度了
#7
ngo 2007-05-25 16:48:08 只看该作者
  潜力贴
  留名
#8
aldof 2007-05-25 17:57:20 只看该作者
  开头还有点象,越到后面越混乱,不知道楼主想说什么
#9
theone1983 2007-05-25 19:22:00 只看该作者
  满无聊的高姿态贴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